迪瑋金屋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笔趣-第2566節 母子分享

Hale Paula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等到安格尔和密娅穿过狭长窄道抵达地窖门口时,第一眼便看到了之前用探察之眼看到的女人与小男孩。
如今,那女人还是“少年”的模样,在墙角一隅,挡着背后的小孩。
“你们是谁,想要做什么?”这是相当清亮的“少年”音色。
看来这女人不仅变装厉害,连声音都能改变,这让她的伪装能力更加的完善。
“哥哥,我怕。”穿着英雄装的小正太,在少年背后涩涩发抖,直到靠着墙,有了支撑,才稍微好一些,但颤抖的依旧很厉害,尤其是那拿着小木剑的手。
“别怕,有哥哥在,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已经入戏的少年,眼里既有着倔强与少年意气,也有着故作强硬后的退缩。
在这“哥俩”一说一和时,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朋友,别在继续靠墙下滑了,也别故意颤抖想用剑触碰柜子后的机关,不乖会被鞭子抽的唷。”
毫无疑问,这样轻佻的说话方式,必然是多克斯。
多克斯话落之时,少年与小孩脸色同时一变,那少年毫不犹豫的道:“加快速度,我来挡着他们。”
小男孩也不演了,直接蹲下,拿着木剑就想往墙角柜子背后的缝隙里塞。
精彩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第2566節 母子相伴
如果此时移开柜子,可以看到柜子背后的墙壁上,有一条被绷的紧紧的线,只要木剑一划,这条线就会断开。连接线的另一头,则是暗中的排弩机关。
线,同时还连接着墙的缝隙,似乎这墙背后也有端倪。
不过,小男孩正想将木剑塞进去切断那条线时,突然惊恐的大叫一声,猛地坐在地上,然后想往后缩,但他就在角落,后缩还是墙。
惊恐未绝,小男孩颠颠的爬了起来,想要远离这里。
少年本来正挡在最前方,一副要舍生取义的模样,此时听到小男孩的惊叫,却立刻回过头:“科洛,怎么了?”
“有,有有……有鬼,有鬼!妈妈,柜子后面有鬼,我看到了,黑黢黢的缝隙里藏着眼睛,它瞪着我!”
小男孩科洛,此时也顾不上称呼,直接叫出了“妈妈”,点明了他们的关系。
“鬼?”少年一开始还没理解,倏地,脸色一变,转头看向对面几位老神在在的男子,“是你们做的?你们是巫师?”
没人回答她,因为此时,安格尔与密娅已经走进了地窖。
安格尔没有第一时间去看对面的两母子,而是转头看向多克斯:“你是不是被茉笛娅影响了?动不动就要用鞭子。”
多克斯满脸不正经的说道:“不乖的小朋友用鞭子抽,不是很正常吗?最好还是带刺、带放血沟的那种。”
安格尔:……他是疯了才和多克斯正常谈话。
安格尔懒得再和多克斯多说,看向了对面的俩母子:“一个是变装高手,一个小小年纪就能演戏,不愧是母子,这种伪装的天赋一脉相承。”
安格尔的话,让他们脸色更加难看。
小孩毕竟是小孩,之前演戏的确老练,但被“鬼”一吓,就破了胆,抱着母亲的大腿发抖。
感受着儿子的颤抖,作为母亲的“少年”,强行按捺住恐惧,用冷静的语气道:“我看到了密娅,你们是白鳄冒险团的靠山?”
安格尔没有作答,少年却是默认自己说对了。
“白鳄冒险团的确和我们有仇,但最初是你们先动手,还抢夺了我们的战利品。”
密娅此时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你果然是英雄小队的!我们才不是先动手,那是你过界了!”
“怎么,又想说包场论了?我就问你,黑龙冒险团、山猫小队、废墟守卫小队,他们也经常在第三区活动,你们敢惹吗?”
“他……他们跟你们不一样!”
一阵冷笑:“有什么不一样?只是他们比你们强,你们不敢动手罢了。”
密娅:“就算如此又如何,弱肉强食本身就是这里的规则。”
“这里只是一片废墟,没有任何规则,只有人心与底线。所谓的规则,只是包藏的借口。”少年依旧冷笑着:“而你们白鳄冒险团,就是没有底线,用自以为是的规则,坑杀蚕食了不知多少冒险团,你们遭到报应也是活该。”
“报应?”多克斯有些玩味的重复着这个词:“白鳄冒险团的报应就是你们英雄小队?”
“英雄只存于心,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是我们小队的宗旨。我们根本不屑报复他们,是他们自己主动找上门来,最后他们输了,我们也没有赶尽杀绝,因为这是作为英雄的底线。战斗时刀剑无眼,但战斗结束后,只要还有一口气的,我们都放过了。否则,你以为密娅是怎么活着的?”
多克斯:“然而,白鳄冒险团最终还是团灭了,不是吗?”
“在这里,遵循弱肉强食的人,一旦失势,必然遭到反噬。将他们杀尽的,是其他冒险团,与我们无关。”
密娅:“明明是你们小队指挥他们做的,而且,你们还引了巫目鬼来害我,将我仅剩的两位队友也害死了!”
密娅的话刚落下,多克斯就无语的捏了捏鼻梁,这小妞是不是忘了之前她自己说的,是她卖了两个队友,也就是说,直接死亡原因是你造成的啊!
“我们不屑这么做,而且你说的巫目鬼是什么,我都不知道。信不信随你!”话毕,少年便不再吭声,而是用谨慎的眼神盯着众人、
虽然这位是变装与演戏能力都很强的女人,但这毕竟只是普通人的技艺,安格尔等超凡者,甚至都不需要动用真言术,只需要感知情绪波动,就能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英雄小队没有对白鳄冒险团动手,反倒是白鳄冒险团自己找上门,输了以后,别人也没杀俘,还放走了剩余的人。
当然,密娅虽然撒了谎,但她说的大部分是没错的,她站在了白鳄冒险团的立场上,她将“恃强凌弱”与“包场”视为理所当然,在这种立场之上,英雄小队动了他们的蛋糕,他们怎么能忍。
不过,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白鳄冒险团显然是活该。
至于英雄小队,是好是坏也不能评价,说是每个人都有底线,但底线是可以变的,而且没人知道你的底线变没有变。这种唯心之论,听听就罢了,话术而已。
“行了,你们的事,我们大概了解了。我们也不是白鳄冒险团的靠山,我们只是借密娅来寻找你们。”安格尔这时出声道。
听到对面疑似超凡者不是白鳄冒险团的靠山,少年表情稍微放松了些,他们英雄小队在第二区与第三区都还算有名,且交恶的极少。白鳄冒险团是少有的仇家,只要对方与白鳄冒险团无关,那她们应该还有机会活下来。
安格尔说完后,看向密娅:“现在确认她是英雄小队的成员了,你可以走了。我答应你的事不会忘,在你踏出地窖门口的那一刻,防御术会生效,持续时间六个小时,只要你不继续在废墟逗留,护你活着离开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密娅做了很多让安格尔看不惯的事,还有她的立场也让安格尔不喜,但这些都只是小事,且与他无关。看在密娅身上的确存在进入地下迷宫的线索,且对方也带着他们找到了英雄小队,那安格尔就会履行诺言,放她安全离开。
“你,你们不是来杀死英雄小队的人吗?”密娅听到安格尔的话后,却是有些不敢置信,她一直以为众人被她的讲述打动了,来找英雄小队麻烦的。可现在听安格尔的意思,她似乎理解错了?
“杀与不杀,这都与你无关,你的作用已经没了,让你走你就赶紧走,别碍着我们眼。”说话的是多克斯,他说完还看向安格尔:“你还为她释放防御术,真是浪费,她靠卖队友都能逃出第三区,我就不信,她没有防御术就离不开了。”
安格尔没有理会多克斯,而是继续看着密娅。
哪怕安格尔的眼神没有任何杀念与恶意,但密娅还是觉得背脊隐隐发寒。而且,在安格尔的注视下,她产生了某种预感,如果此时不走的话,或许她就永远走不了了。
密娅僵硬的点点头:“我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话毕,密娅慢慢退后,当她离开地窖门口的那一刻,一道发着淡淡光芒的防御术从天而降,直接笼罩在密娅的身上……
此时,地窖里。
“用在她身上真浪费,还不如给卡艾尔加持一个防御术,免得拖我们后腿。”多克斯嘀咕道。
“你在和我说话的空隙间,已经足以给卡艾尔加持防御术了。”安格尔一脸“你都没加持,拱我作啥”的表情。
卡艾尔莫名被拉入话题,他赶紧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有防御术的魔纹皮卷。”
没人理会卡艾尔,因为卡艾尔本身就不是话题的焦点,他只是“举个例子”中的没有任何感情的“例子”。
这时,黑伯爵突然开口道:“我以为你是圣光行走者那老头一样的学院派,没想到,你的心切下来,也是黑的。”
安格尔不想说闲话,也不知道黑伯爵的意思,只是随口打了个忽悠:“黑与白,都有存在的价值。”
倒是多克斯很好奇的问道:“黑伯爵大人,为什么会这么说?”
黑伯爵意味深长的道:“不给防御术,如你所说,那女人活下来的几率还很够。但给了防御术,那女人就不一定活的了了。”
多克斯细细一品,立刻明白了黑伯爵的意思。
人心思变,人心也逐利与贪婪。
最初,密娅说不定真的是想逃出废墟,可现在有了防御术,她会不会生出其他想法呢?那些危险的禁区,可是有不少她认为的宝藏。
只要心思起了变化,那么密娅就不一定能走出遗迹了,贪婪是原罪,会吞噬掉她逃离这里的机会。
多克斯拍了拍安格尔肩膀,佩服道:“在皇女城堡的时候就觉得你有点蔫坏,果然没看错,你把玩人心还挺有一手的。心幻学的不错呀。”
安格尔没有做任何解释,好事变成坏事,坏事成为好事,其实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常见,就像高尚与卑劣一样,只是一念之间,去做出选择即可。
密娅需要做的,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
至于她选什么,安格尔不关心。
比起密娅,安格尔还是更关心能通往地下迷宫深层的真正入口,以及那堵墙背后到底藏了些什么秘密。
思及此,安格尔看向了对面的母子。
见安格尔看过来,作少年打扮的女人正要开口,便感觉眼前一阵恍惚,仿佛有七彩的颜色在变化,最终形成一个漩涡,将她的意识直接拉入了漩涡之中……
面对密娅时,因为怕干涉预言术的关系,安格尔没有在她身上动用太多超凡之力,一句一话都是问出来的。
而现在,找到了英雄小队的成员,那就不用担心超凡干涉了,直接询问就行。
至于其他,譬如他们母子的故事,只要与目标地无关,那就没必要在意。
被拉入魇幻之中的“少年”,终于在幻雾之中,呈现出了她的真实面貌。是一个约莫三十岁的女人,皮肤白皙,但面相平平无奇,眉毛甚至淡的都快没有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白板。大概这也是为何她变装什么,就像什么的原因吧。毕竟,在白板上作画,比在彩图上作画要更加的清晰与明显。
“你叫什么名字。”安格尔轻声问道,这也是在测试魇幻是否侵入成功。
女子呆呆的道:“马秋莎,或者卡米拉。”
“两个名字?”
“马秋莎是我父母为我取的,卡米拉是我使用时间最长的名字。”
简单来说,这女人变次装,就要换个名字,长时间的变装,父母取的名字反而变得越来越陌生。反倒是常用变装的名字,逐渐取代了她的真名。
这算是职业良心,或者说,职业悲哀。
“那我叫你马秋莎吧,接下来,我会问你几个问题,但你要记住,你不仅要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某些答案还有更多延伸,无需我问,你也要全部阐述。”
安格尔先打了个预防针。
马秋莎依旧是木木的状态,对安格尔点点头:“好的。”
“那开始了,第一个问题,你们英雄小队是否掌握一条地下通道,它在哪里,如何进入?”


Copyright © 2021 迪瑋金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