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瑋金屋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701.主動出擊分享

Hale Paula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看着鱼鳞小甲,王七麟眨了眨眼迅速挪走了目光。
很熟悉的一件衣服。
前几天在大白山的一座坟墓里,他曾经见过这样一件甲衣。
不过那件甲衣有些破碎,非常肮脏,是穿在一个名为傻子的人身上。
王七麟当时想顺着这甲衣摸索傻子生前所服役的军队,但是并无所获。
他把甲衣形态样子传给过听天监,听天监看后说这是一件私铸甲,并非兵甲,在朝廷和兵部都没有登记。
如今,他竟然在太平关内又看到了这件甲衣。
而且因为这是私铸甲,所以不存在撞衫的可能性,很显然,傻子曾经在太平关内服役,他在这里做过亲兵。
再者他也理解了为何听天监没有查到这件鱼鳞甲衣的缘故,这甲衣是段成武夫人亲兵所穿,谁又会去注意一位将军夫人的侍卫穿什么衣服呢?
将军夫人在亲兵护送下离开,戏楼里头陷入了古怪的沉默。
诸位将领彼此对视,他们都有心缓和这氛围,但又不敢率先开口。
这种场合一个说不好,那得罪人可就得罪大了!
还是段成武先开口了,他苦笑一声再度向王七麟赔罪:“世子殿下请恕罪,拙荆是乡下婆娘,没有见识又善妒,怕是她听了市井传言,说是末将与这戏楼的黄鹂姑娘有私交,所以才来找黄鹂姑娘的麻烦。”
沉一愣头愣脑的问:“私交是怎么交?”
一些将领嘿嘿笑了起来。
段成武眉眼低垂,面色不太好看。
这话侮辱人了。
徐大帮沉一擦了屁股,道:“我家这位不离卫兄弟的意思是,你与黄鹂姑娘是什么私交?怎么私交的?”
段成武轻描淡写的说道:“都是市井好事之徒三人成虎,这是坊间杜撰的消息,也就拙荆这般没脑子的女人才会信,也只有这般没脑子的女人会在如此场合来大打出手。”
说着他对王七麟身后的女角轻轻施礼:“黄鹂姑娘,实在抱歉,让你受委屈了。”
女角浅浅一笑,彬彬有礼后退两步。
这代表她接受了道歉,同时也谦逊的表示自己身份卑微,不配在这里开口说话。
王七麟很感兴趣的问段成武:“那你跟黄鹂姑娘真有私交吗?”
段成武显然想淡化这话题,可是如今桓王世子询问,他可就不能避而不谈了。
他飞快的看了眼黄鹂,面露苦笑:“末将好听戏,而黄鹂姑娘乃是边疆戏剧大家,难免有一些交集。”
“殿下也知道,末将身份比较特殊,盯着末将的人太多,所以流言蜚语也多。”
“主要是鞑子总制造一些谣言谣传来诋毁我们段帅!”虎良臣忿忿不平的说道。
其他将领跟着开始声讨鞑子:“正面厮杀,他们不堪一击,如今只能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
“鞑子黔驴技穷矣,本朝多年北征,他们里头的硬汉早就被杀了个干净,现存的全是鼠辈罢了!”
“世子殿下亲临边疆,着实是胆色过人,鞑子若有殿下的胆色,何至于耍一些小花招来惹人发笑?”
蒙元外族成为统一话题,大堂氛围又是其乐融融。
段成武邀请王七麟落座看戏喝酒,王七麟没有拒绝,伸手示意两下便坐下了。
黄鹂回台后补妆容,归来后一曲唱腔着实出彩,时而高亢清亮、时而低沉幽怨,确实如黄鹂鸟婉转。
边关要塞这种地方自然没有行宫别苑,段成武将王七麟给安排在了大营帅帐中。
王七麟拒绝了,他选了一家客栈暂住:
有之前下沙镇的经历,他怎么还敢住进军队里头?万一段成武有问题哗变了,到时候他必然得跟军中将士为敌,得砍翻他们。
但他不想对戍守边疆、保家卫国的边军出刀。
另一个他来太平关是有机密要务的。
军队里头安全,可是人多眼杂,他进入其中也等于被困入其中,还怎么展开调查?
婉拒段成武,他住进约客客栈之中,段成武便要调集一支劲旅来守卫客栈。
王七麟笑着摆手:“段将军无需费心思在本世子身上,你且带咱们华夏儿郎去镇守城关,本世子身边有不离卫守护,即使前朝的监谤卫倾巢而出,也不惧怕他们!”
段成武谨慎的说道:“末将自然不敢怀疑世子护卫的实力,但是这边关不比其他地方,还是小心为上!”
王七麟道:“本世子一定小心,但是兵将们本为戍守国门而留在此地,怎么能将精力耗费在本世子身上?所以将军不要再提给本世子派遣护卫之事,你们有你们的职责,去尽忠职守便是。”
看他态度坚决,段成武只好带一行手下离开。
他们的背影消失,王七麟对谢蛤蟆点点头。
谢蛤蟆捏了个道家法诀闭上眼睛感念四周,九六侧耳倾听一会,随即又对他点点头:爹,一切妥。
王七麟居中坐下准备说话,沉一徐大等人却各自找地方去歇着了。
“干,这一路不能骑青凫只能骑马,可把大爷累坏了。”
“阿弥陀佛,有点困了,谁要与僧爷一个屋?巫巫你来吗?”
“讨厌啦!”
“吞口你别学娘们说话,娘的,虽然你们一族没有男女雌雄之分,但弟兄们都是把你当爷们的。”
看着大大咧咧、歪歪斜斜的一行人,王七麟真是无语。
聚是羊屎蛋,散是一泡稀。
他咳嗽一声道:“咱们这个队伍需要强调一下纪律了,那啥,大家以后做事不能这么随心所欲,要有纪律性,别它娘整天东倒西歪的……”
众人漫不经心的点头,白猿公抱着他的剑倚在窗口要睡觉。
王七麟面色一沉,道:“你们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这成何体统?”
“大家这不是累了么?”徐大嬉皮笑脸的说道。
王七麟冷笑一声:“累了?那不累的时候呢?徐爷既然你这么说,那可就别怪我翻旧账了!”
“我们有些袍泽,太不像话了!”他的语气逐渐严厉,“啊?前些日子咱们奔赴边关,是吧?肩负重任,所有人都在忙着办案,而有的人呢?”
“谁?”沉一问,“你说有的人,说的是谁?”
王七麟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有脸问,说的就是你!”
“僧爷怎么了?”沉一委屈的说。
王七麟说道:“你怎么了?之前准备离开下沙镇之前,大家伙都在商讨案情,你和徐爷这两个混蛋呢?你们俩整天就知道鬼鬼祟祟躲在一个房间,然后关上门、关上窗、拉上窗帘……”
听到这里,倚在墙上要睡觉的白猿公顿时精神抖擞:聊这个我可不困啊。
其他人也屏住呼吸瞪大眼睛。
沉一面色大变,急忙摆手:“七爷别说了别说了,阿弥陀佛,你就饶过喷僧吧。”
“继续说继续说。”吞口积极的说道。
巫巫兴奋的指着徐大说道:“没想到哟,原来你们两个……”
王七麟冷笑道:“不错,他们两个大男人、大白天在一起干什么?你们都想不到!我当时踹开门进去,然后发现他们两个在偷偷摸摸……”
众人的呼吸开始急促。
“看《隋炀后庭艳史》!”王七麟说道。
沉一满脸悲愤,赶紧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祖宽恕弟子一时不察竟为奸人拉下水。”
徐大气的一个劲乳摇:“你娘!”
其他人却很失望:“就这个?”
巫巫最失望:“那他们两个就没有做点什么吗?”
王七麟说道:“两个大老爷们大白天凑在一起看《隋炀后庭艳史还不算做了什么吗?”
大家伙长吁短叹,对此毫无兴趣。
只有吞口期盼的问:“七爷,他们看的这个后庭,是不是咱们经常理解的……”
“给僧爷去死!”沉一挥舞伏魔杖要打烂它的虎头。
闹闹腾腾的,夜幕降临,他们来到边关的第一天便结束了。
清晨开始徐大和马明等人便散了出去,开始打听关于镇军将军段成武和副将宋智鹿之间的消息。
但老百姓对于鞑子攻城时候发生的事并不清楚,他们知道的比王七麟一方还要少,只知道鞑子大军天降,忽然奔腾杀到。
当时城门虽然及时关闭了,可是来不及发起全线防御,城门也只是关闭,并没有封锁。
鞑子大军围城,宋智鹿最终带人去打开了城门。
后面确实是段成武带兵从外重新攻城,而鞑子不擅收城,且城内又有汉军杀出,双方里应外合轻易收服城池,杀的鞑子大败。
王七麟推测段成武有问题,他想亲自去查段成武,恰好段成武又要宴请他,他便推说还想看戏,约段成武再次去了鸣翠楼。
他现在是皇家世子,身份高贵、地位凌云,在段成武面前可以肆无忌惮的问话。
仗着这层关系他便直接问段成武:“段将军想必猜到了,值此边疆大乱时节,本世子来太平关恐怕是有职责的,对吧?”
段成武抱拳道:“请世子明鉴,末将不敢枉测世子谋划。”
王七麟笑道:“段将军客气,其实本世子此次来到太平关是想查一个人,这个人必须得问段将军,那便是宋智鹿宋校尉。”
听到这个名字,段成武自如的表情有些阴翳起来。
他端起茶杯灌下一大口水,门口的婢女想要进来添茶倒水,却被他挥手赶了出去。
王七麟整理衣服坐正了身躯。
好嘛,有故事可以听了。
段成武闷闷的说道:“树深兄——哦,这是宋智鹿校尉的字……”
“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他这个字很有讲究,取自太白先生的《访戴天山道士不遇》。”徐大下意识说道。
段成武诧异的看了眼徐大,道:“没想到成大人不光修为高,文采也高。”
刘稳的不离卫团队中形象与徐大最接近的叫做成标,徐大如今便冒充了他的身份。
当然,真正的成标如今已经差不多成标本了。
夸赞了徐大一句,段成武又说:“树深兄与成大人是一般的人才,有勇有谋,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军。”
“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投降鞑子,竟然会暗通敌酋!”
他将送给朝廷的官文又叙述一遍,说了他怎么被宋智鹿给绑了、又是怎么逃脱,脱身后多困难的收拢了败退出城的残部,最终汇合来袭精兵趁着鞑子未在城中站稳进行反扑,又把太平关给拿了下来。
讲述完之后,段成武大为感慨:“树深兄不愧是最了解末将的人,一度将末将逼的很惨,若非末将妻子带领亲兵舍命相救,又想方设法引走追兵,恐怕就没有末将的今日了。”
“你妻子?”王七麟问,“是昨日我见过的嫂夫人?”
段成武苦笑一声:“正是她,好叫世子殿下知晓,拙荆是乡野村妇,却从小苦练拳脚,与寻常女子不一样,她不会女红手艺,不会相夫教子,只会陪同末将厮杀疆场。”
“末将能有今日的地位,不说全靠拙荆,但她的陪伴与协助却是极为重要。”
“所以,”他叹了口气,“军中的兄弟对拙荆很是信服,末将亏欠她众多,这才有了昨日的荒唐事。”
王七麟说道:“你对她有愧,这样当她去殴打你的红颜知己时候,你只能在台下尴尬的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段成武苦笑不语。
王七麟又问:“那你亏欠嫂夫人众多,黄鹂姑娘是不是也亏欠你众多?”
段成武一怔,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询问这话,便谨慎的说道:“这倒没有,反而是末将亏欠黄鹂姑娘不少。”
王七麟说道:“既然你也亏欠黄鹂姑娘,那她挨打你为何在下面看热闹?你为何不去将她解救出来?”
段成武一声长叹,满脸颓然。
这一刻他没有了统帅边关数万铁军的名帅风范!
王七麟以男女关系为突破口挤兑他,想要从他口中得到点有问题的信息。
结果瞎子点灯白费蜡,段成武口风严谨,他说了许多话,但王七麟琢磨一番却没有找到什么漏洞。
他的话滴水不漏。
戏剧结束,他们离场。
戏班子的班主和黄鹂等台柱子出来送人,这时候王七麟见到了黄鹂。
一个面容清秀、身段窈窕的娇美姑娘,卸掉妆容后她不复妩媚之色,举手投足之间反而有一点伤感无助的柔弱。
王七麟给徐大使了个眼色,徐大明白他的意思,便走在队伍最后头。
众人都离开,徐大对黄鹂说道:“昨日段将军就在你台下稳坐。”
黄鹂听到这话眼圈一红,泫然欲泣。
走在王七麟身边的段成武握住了拳头,却没有反应,自顾自的带领亲卫离开。
王七麟看着他的背影出神。
这个对手不好对付,他这次想查到边关战情的真相恐怕不容易了。
段成武终究是当朝名将,这种人自然不好对付,王七麟进入太平关之前已经做好了啃硬骨头打硬仗的准备,所以并不沮丧。
他现在心里有些谱,后续的侦查方向已经逐渐清晰,他要从虎良臣和段夫人下手!
本来段成武今日要设下家宴款待桓王世子一行,可是得知他白天时候又去了鸣翠楼,段夫人勃然大怒,竟然带着亲兵在段成武回家的路上设下伏击。
事态大乱,家宴只得作罢。
王七麟想找机会单独请段夫人吃个饭,这女人不像是有心计的样子,他觉得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肯定能从她口中得到一些想要的消息。
当晚出事了。
出事的是鸣翠楼。
午夜时分,鸣翠楼遭遇大火,整个戏班子上下四十多人,竟然一个没能逃脱,全数被烧死在楼里!
事情大条了。
王七麟立马知道事情有古怪。
他刚来太平关、刚接触鸣翠楼,结果整个戏班子就全没了,要说这事没人捣鬼他绝对不信!
可惜他知道消息的时候太晚,等到他得知鸣翠楼失火被焚毁后再去现场,现场已经乱七八糟了。
救火的边军和邻舍百姓又是倒土又是喷水,楼房情形乱到没边。
他所看到的便是一片焦炭残骸和零星的火光,以及断断续续被人抬出来的尸首。
这些尸首碳化的不成样子,王七麟什么都看不出来。
衙门差役封锁残楼,封锁线外有诸多百姓在指指点点、叽叽喳喳:
“鸣翠柳当时买戏楼时候选了这里,老朽就说不好,这种木楼好看不假,但是危险,不抗风沙便罢了,一旦走水失火压根没的救。”
“对,昨夜风那么大,火借风势,这又是一栋老木楼,怎么能救呢?”
“不能救火也就罢了,怎么戏班子没人逃出来,竟然全被烧死在里头?”
“有意思,听说段将军一直想娶黄鹂为妾,而女将军却断然不许。”
“内幕消息,前天段将军行庆功宴之地就在这鸣翠楼,结果女将军打上门来守着段将军的面将黄鹂大家收拾了一通……”
“你们意思是,这楼是女将军放火烧掉的?人是女将军杀掉的?”
“我没说我们没说!”
“我草,你谁啊?不要乱说啊。”
看着纷纷出口否认的百姓,王七麟笑而不语。
一座楼被焚烧、烧死四十余人,这是重案。
太平关衙门围绕这桩案子忙碌起来,但军中却无人来关注案情。
王七麟决定主动出击,这桩纵火烧尸案让他看到了机会。


Copyright © 2021 迪瑋金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