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瑋金屋

mtp51优美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12.必須做道侶(二合一)鑒賞-pulpy

Hale Paula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皇兄万岁
紫辰雪御剑飞行,带着夏极开始往下冲刺…
煞源明显是在谷底。
离歌
红尘乱 lyrelion
而要进到谷底,就需要杀进去。
这“彪剑”的路上,两人看到整个孤绝峰从上到下一排一排的黑色腐烂羽鹤。
那些羽鹤已经无法飞行,只是用生出的爪子死死扣着山壁。
帝欲封魔 谢浮生
山壁上因而被刺出了密密麻麻的小孔洞。
而随着两人的下降,漫天的黑色鹤羽激射而来…
紫辰雪防守一处打消耗战吃力,但是面对这样的“游击战”却是轻松的很。
她轻轻道了声“我来”,然后直接一心三用…
一边御剑坠落,一边驱使两把剑在半空飞速旋转。
剑本身的长度连同剑光法相,飞速旋转成了两道极大的银色光圆,寒辉霍霍。
鹤羽激射,飞速而来。
太古神武 情如玉冰壶
当当当当当…
宛如万箭击打在坚实的盾牌上,又如骤雨敲落在玉盘,纷纷弹开,声响清脆…
终极猎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飞剑已经直接冲到了谷底。
两人视线投向下面,谷底赫然是浓郁的黑色气体,宛如铅汞般粘稠的缓缓流淌着,
而一个又一个的黑色腐烂羽鹤正从其中爬出。
夏极目光扫动,参照了一下远处的地势道:“这黑色气体并不深,应该只有五六米的样子,如果再晚一段时间,怕是就能达到数百米了…到时候能够孕育出来的,怕就不是这种半吊子的腐烂羽鹤了。”
穿越之冷漠王妃很俏皮
紫辰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也算是巧了,否则煞妖哪有这么好杀的?这毕竟是十三业力境的劫妖。
然而,这些黑色腐烂羽鹤都是“不完全体”。
她回了句:“数量有点多了。”
说着,她便停了下来,然后又道了声:“我试试能不能斩散那些煞气…毕竟之前还没遇到过这种正在成型的煞地。”
飞剑悬于崖壁左侧数百米,又悬于黑色煞气上方近数百米。
这个距离,刚好足够多开从侧边和脚下射来的羽箭。
紫辰雪收回两把飞剑,稍稍闭目,然后抬起右手,食指中指并拢,上接天穹。
天地神通似是得到号令,而在她之间玄奇的萦绕。
紫辰雪缓缓道:“剑二——天海云生化孤龙”。
话音落下,
她双指便是往下脚下猛然一点。
这一点,天地里的风云如得号令,纷纷向着她手指点的方向而去。
折腰
指出,未见剑。
再看,却已看到一把极其夸张的千丈巨剑往下斩落。
那巨剑只是做了“斩”这个动作后,便是完全地脱离了紫辰雪的掌控,而是自己如有生命般向着下方而去。
预想之中的轰鸣并没有出现…
因为这一道天地神通化作的剑气,赫然成了一条若有实质的风云之龙,这条龙扎猛子般扎入了黑色气息之中,顿时翻江倒海,气浪起啸。
天地之间气流忽然凌乱起来,紫辰雪御剑带着夏极稍稍腾空,而她左手始终抓着那“太阳剑轮”,以防生变。
这时候,连绵不绝的巨响,还有怪异的尖鸣频频传来。
风里传的到处都是。
而延绵数里的煞地则完全被掀开了,
黑色腐烂羽鹤竟被那条“风云之龙”卷抛的漫天都是。
如同一个黑色的棉被一把利刃,给撕裂了,露出内里的白棉花,黑白相间,延绵十多里,很是壮观。
一剑之威,竟至于斯。
紫辰雪舒了口气道:“这煞地是真的刚刚成型,否则我也没办法一剑斩开。但如此形势,想要下去探索还需要一点时间。”
夏极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快到午夜了吧?
他道了声:“等不起了。”
说罢,他右手五指压下,轻叩虚空,一个更密更大的发相球顿时出现。
夏极探手往下…
虚空里顿时浮现出一只极大的法相巨手,那巨手探入煞地,狂猛地扯动着,将那依然在不断“愈合”的煞地给彻底撕开。
紫辰雪再次见识了这力量…
她幽幽看了一眼夏极,只觉这男人可以越两境杀敌了。
两人配合,一剑化龙,一手法相,将这未成形的煞地撕的支离破碎,就算是那黑色腐烂羽鹤再多也是没用。
月光照耀之下,显出地面一个瑰异的黑色旋涡。
那旋涡从地面生出,如同一个泉眼似的,正源源不断往外涌出黑色气体…只不过可能是少了灵气的缘故,黑色气体的产生速度已经很慢了。
夏极略作观察,虚空里的法相巨手直接抄起那一片土地,泥土震散,尘埃飞扬,露出一块黑色的有着皮肤质感的岩石。
就在这诡异岩石被法相巨手抓着升空时,诸多的黑色腐烂羽鹤发了疯似的开始尖叫,然后完全不顾自身地向着两人飞扑而来,要进行阻拦。
但这根本没用。
法相巨手抓着那诡异岩石到了不远处。
夏极道:“小紫姑娘…”
东海剑仙道:“叫我辰雪吧。”
夏极道:“辰雪,你用储物空间先把此物收起来。”
紫辰雪非常乐意这么做,如果这少年让足够多重要的东西储存在自己储物戒指里的话,那岂不是说他离不开自己了?
爱情就来的这么快吗?
紫辰雪虽然还是很困惑,理智也很费解,但感情和直觉却在告诉她面前这男人就是她追求的终极。
做道侣,必须做道侣。
于是,她直接把这煞源收了起来。
黑色腐烂羽鹤们失去了煞源,便陷入了更加疯狂的状态,这疯狂持续了约莫半炷香时间便是进入了虚弱状态。
再接着,这些诡兽竟是一个一个灰飞烟灭,化作被黑气包裹的奇异血肉,落向大地。
血肉黑气,漫天飞舞。
而那些血肉才一落地,就如同水入海绵一般,被吸收了进去,再也不见。
夏极静静看着这一幕,忽地抬起法相巨手盛住一块血肉…
那血肉落在法相掌心上,便开始飞快地“融化”。
夏极快速道:“收起来。”
紫辰雪感觉怪怪的,但还是抬手收起了那“血肉”。
只是在这几个呼吸的功夫里,那血肉已经从拳头大小“融化”到了指头大小。
片刻之后…
这座环绕的深处就恢复了安静,除了孤绝崖上的诸多抓孔在提醒着两人,这一切都是真的。
……
呼~~呼~~
夜风于耳畔响着。
脚下月辉里的景色亦是在飞快倒退。
紫辰雪从后面稍稍靠近了夏极,左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又如触电般的挪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夏极只能装作不知道,否则更尴尬。
紫辰雪红着脸,忽道:“我那三剑其实是你破开的吧?”
夏极坦诚地应了声。
四象邪修
紫辰雪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夏极道:“齐墨。”
紫辰雪道:“不可能…一个再怎么天赋异禀的人都不可能把聚灵阵利用到这个程度,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意,更不可能在不修行玄功的情况下拥有法相。
但你,不仅拥有了法相,还拥有了这么多,以及这种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攻击手段。”
夏极沉默着。
紫辰雪小声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夏极实在无奈了,如此局势,他势必是需要一个势力支持的,而原本妙妙所属的天剑一脉则是天然的势力支持者…
但是,且不说这个世界的人如何看天道,如果知道了他是天道,会不会前来追杀他,
就只是面前的紫辰雪在世界观未曾开拓到一定程度,也绝不会相信自己说的话。
上一局,小苏之所以相信自己,因为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老祖之所以相信,是因为老祖已经经历了许多劫难,自己本身就有推测。
而这一次…
局势却是完全不同的。
夏极舒了口气,没办法,只能采用最简单的手段了。
于是,他在飞剑上转过身。
皓月当空,寒辉洒落在这东海剑仙淡紫的衣衫上,而显出她几分冰冷出尘之意。
夏极双手轻轻搭在她双肩。
紫辰雪身子颤了颤,却没有挣脱,只是低下头不敢看他…然而脚步却小小巧巧地挪动着,向着夏极的方向又靠近了一点点,直到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夏极温和道:“我现在有许多事无法和你们说,但我此时真的是齐墨,也是齐妙的亲弟弟,并不是夺舍还魂之类。”
爷,别猥琐了 黑心苹果
紫辰雪感受着他手掌的温度,只觉若是两团炙热滚烫的火焰点燃了自己,
而她躯体的冰冷、心灵的冰冷都开始融化了,化作潺潺春水复苏万物,
一瞬间,这位出尘缥缈的剑仙竟如“万物复苏”般,也红润了起来,明媚了起来,娇艳欲滴。
紫辰雪红着脸,轻轻道了声:“我相信你。”
夏极看她这样,心底也有些尴尬…
但转念一想,反正若是自己胜了,化作天道之后,也需在人间留下眷属,更需要不少大能支持…
阴阳相合,乃是天地大道,一切顺其自然吧。
……
没多久。
御剑飞行、同载一剑的两人便是看到了凉州城。
凉州城内,西区,一间小宅。
庭院深深,
妙妙托腮坐在屋檐下,忧心忡忡地看着远方。
直到月辉里,飞剑从空落下,显出两人身形,她才咬住嘴唇,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夏极还没说话,
紫辰雪直接道:“今日有些机缘,我带齐墨去取之,所以耽误了…”
妙妙见到东海剑仙解释,心底也明白,而且有机缘乃是好事。
紫辰雪又道:“我想过了,你若愿拜我为师,不需再随我去东海…而是,我随着你们。”
“欸??”
妙妙愣了下,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其实对这位剑仙前辈充满好感,心底也是有点想随她离开的,只不过她担心弟弟,再加上有了弟弟背后仙人给与的玄妙剑道,所以才准备自己摸索。
但自己摸索终究会走许多弯路,哪有里老师好。
紫辰雪道:“怕我这个师父不够强吗?”
说罢,也不待妙妙反应,便是食指中指并起。
妙妙瞳孔猛然收缩,那双指在她眼中已经化作了一把凌厉的剑。
庭院深秋,堆积于地的落叶,如被那化剑双指的剑气牵引,旋舞轻绕,化作旋涡,涡流转速越发之快…
俨然一副此处天地已被她所掌控的景象。
紫辰雪轻声道:“你看这一剑如何?”
剑一,
碧海潮起云生灭。
她说罢,化剑双指已经指向天穹,刹那间,以她为中心,那满地的尘埃、黄叶解释腾空而起。
一尘一剑,一叶一剑。
尘叶滔天,剑亦滔天。
剑光灿烁,宛如金霞初起,于苍云之后幻变出万种生灭,极其壮观。
东海剑仙一脉的“天之九”,并不是简单的法相玄功,而是九种普适性很强的神通,这种普适性体现在其延展之上,每个人施展出来的天之九都可能有所不同。
除此之外,这九剑还能添附后续境界的力量。
夏极虽然能破开这九剑,但并不代表着他给出的剑招具有“天之九”这样强大的普适性、延展性。
而这样的特性,也许正是妙妙能成就太元的依据。
夏极在孤绝峰看到剑二时就有了推测,如今又看到剑一,心底推测更明确。
强大的因果是无法斩断的…
紫辰雪和妙妙几乎是注定了师徒之缘。
而妙妙的未来,亦在于此处。
他妄加干涉,看似带来了更好的,其实孰优孰劣,却于这天机混沌之时,隐藏于无以推算的时间长河与因果之中,不可窥探。
全能修真狂少 噬血鸳鸯
一剑出,凉州喧哗。
很快,便是又不少城中驻防高手从四处围来,在这小宅院之外静静围着,
而为首之人乃是一个身穿轻甲、手握七星枪的将军模样的男子,
他恭敬着扬声道:“北唐皇室供奉,况鹰,见过前辈!”
紫辰雪道:“我无恶意,亦无交锋,只是施展剑招而已。”
那将军模样男子沉吟了下道:“有前辈此话,我况鹰便放心了。”
说罢,他挥挥手,一群匆匆赶来的人就如退潮般迅速散开了。
他们是城中驻防的超凡强者,见到这等强大的力量自然要来调查清楚。
而待到回去后,他们亦会查清楚这小宅院里居住者的身份,对他人加以约束和告知,让他们不要去与这小宅里的主人轻易发生矛盾,以免误引争端,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若是可能,便是给一些善意,当做结个善缘,今后若是凉州城生出祸事,这宅院的主人或是刚刚的强者说不定还会给出支援。
这才是官府正常的态度,而不是一看到强大力量,就想到机缘,然后想到有宝物,再然后无脑去争抢…
况鹰有脑子,否则他不会成为皇家供奉,而会在成长的路上便提早死了。
夜色恢复了寂静。
喧哗亦渐渐平息。
紫辰雪努力地让自己的笑不那么冷,然后看向妙妙。
妙妙再无犹豫,恭敬地作揖,然后道:“弟子拜见师父。”


Copyright © 2021 迪瑋金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